英锦赛:阿克灵顿VS弗利特伍德

北京时间2019年9月4日凌晨2:45,英锦赛小组赛北赛区B组,同样是两支来自英甲球队的对阵,阿克灵顿将在主场迎接弗利特伍德的挑战。 8月份最后一战,阿克灵顿成功在主场逆转米尔顿凯恩斯,夺得新赛季首场胜利。不过即使斩获胜利,阿克灵顿防守不稳的问题也依然未有解决,需知,新赛季至今进行的6场各项赛事,球队没有1场能够保持清白之身,当中场均更加失足2球之多,糟糕的防守也让他们在此期间战绩仅为1胜1平4负,其中就包括净吞弗利特伍德两蛋一战。 阿克灵顿上轮联赛的逆转成功,主力球员柯尔比·毕肖普功不可没出,上场他为球队打入扳平一球,最近5次出场他打进4球状态神勇。相信在他的带领下,阿克灵顿有望一雪前耻,报联赛净吞两单之仇。 阵容方面,中场麦克康维利在上周输给弗利特伍德的比赛中被罚下场,阿克灵顿比赛结果本场他将解禁复出。前锋赞扎拉(2场)以及从斯旺西租借的贝克-理查森(2场1助)本场都将因伤病而缺席。 弗利特伍德新赛季已战罢7场各项赛事,取得3胜1平3负的战绩,虽然未算出色,但相比阿克灵顿无疑更佳。其实弗利特伍德上轮联赛遭遇林肯城零封之前,他们一度在前5轮联赛中连场破门,前锋麦登更是连续4场有所建树,他将肩负球队重拾进攻火力的大任。 弗利特伍德在取得开局两连胜后状态迅速下降,最近的5场比赛他们只取得了1场胜利,其余取得1平3负。上战他们客场完败给林肯城,客场遭遇3连败的同时,也是本赛季联赛首次没能进球。 弗利特伍德在往绩上对阿克灵顿有优势,过去4次交手球队取得3胜1平的不败纪录。最近一场就在一个星期前球队主场2球战胜对手,本赛季状态出色的麦登(联赛6场4球)在那场有进球,本场比赛弗利特伍德心理优势占优。 往绩方面,两支球队在过去有过多次交手,显然实力占优的弗利特伍德其战绩优势更为明显,上赛季在对手身上取得了1胜1平的佳绩,本赛季首回合也是轻松零封对手,心理上优势十分明显。还有就是,如今阿克灵顿已经同时陷入后防危机和连败的阴霾。结合上述情况,从目前各方的态度来看,并未给予优势方弗利特伍德支持,个人认为可以重点关注一下主队阿克灵顿,毕竟坐镇主场占据地利优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estpetsuppliesguide.com/,阿克

足球赛的问题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本书是饮誉全球的体育专栏作家〔英〕安德鲁沃德(Andrew Ward)的最新力作。作者收集了百年来足球史上发生过的最不同凡响和难以想象的真实事件,其中包括:不能有观众的比赛;比赛长达4个小时并延续了4天之久的比赛;有三方同时介入的比赛;由一名催眠师做出的比赛结果;同一球员包办全场四个进球,为每一方各进两个,而且两支球队的经理是同一个人……这一切,当今足球比赛的角度看来,很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但正是这一个个看似特别甚至啼笑皆非的有趣比赛,才串连成今天蓬蓬勃勃发展起来的足球历史。让我们受到启迪的同时,也将为今天的足球事业喝彩。 足球号称世界第一运动,但我国的足球事业却因起步晚、技术达不到精湛而始终难登世界大赛的殿堂,让球迷们不禁“爱恨交加”,大有恨铁不成钢的切肤之痛。 尽管受人欢迎的有关体育特别是足球的出版物越来越多,但本书以到处令人开怀大笑的故事和一个接一个匪夷所思的精彩片段为亮点,相信定能排在所有体育畅销书之首。 1879年11月 谢菲尔德 1879年1月,祖鲁国王克特奇瓦约率领大约五万名祖鲁武士,去抗击入侵祖鲁的英国军队。虽然祖鲁战士们抗敌的武器只有长矛、鱼叉和牛皮盾牌,身上穿的“军服”仅仅是由一簇动物皮毛充当的缠腰布,但他们纪律严明,训练有素。英国军队完全低估了他们的实力。直到同年8月份,历经了伊桑德尔瓦纳山和洛克滩保卫战两场血战后,阿克灵顿比赛结果祖鲁军队才被击溃。在这场战争中,英国军队共损失了1300多人,其中1000多名为英国本土人,另外他们还损失了统率军队的拿破仑三世之子、法国亲王路易。祖鲁的伤亡情况则更为惨重,他们在这场战争中失利的同时,也宣告了祖鲁王国的灭亡。克特奇瓦约被俘虏。后来,祖鲁纳入英属纳塔尔殖民地的管辖范围,并最终成为了南非共和国的一部分。 在英军新司令沃尔斯利结束了祖鲁战争十个星期后,一队祖鲁勇士乘坐马车来到了谢菲尔德的布拉莫雷恩,这些人中有伟大的国王克特奇瓦约本人,祖鲁有名的酋长西拉尤和克特奇瓦约的兄弟德布拉曼兹。他们舍弃了长矛和盾牌,站在足球场上和谢菲尔德(稍后成为那时的世界足球中心)当地最好的球员们展开了较量,并以5∶4击败了对手。50多岁的克特奇瓦约在和当时英格兰的国际级边锋莫斯福思的对抗中发挥得非常出色。 也许有必要指出的是,这些祖鲁勇士只是表面上像祖鲁人。事实上他们并不是黑人,而是白人。只不过他们用烧焦的木炭涂黑了脸和手,身穿黑色的运动衫和长袜,头上围着一圈羽毛,脖子上挂着珠链参加比赛。谢菲尔德的队员们抱怨说,比赛时祖鲁人身上烧焦的木炭屑在双方争抢时沾了他们一身,使得他们在赛后不得不比往常费力地洗澡了。 这些球员用的是大家不太熟悉的祖鲁名字,但举个例子来说,实际上,德布拉曼兹的英文名字就是杰克亨特,他是苏格兰那一代最优秀的球员之一。这场比赛是为那些在祖鲁战争中牺牲的将士们的孀妻幼子们募捐而进行的,差不多有2000人为这场比赛捐了款。这支由法尔盖特的布鲁尔先生创立的祖鲁勇士球队,这场比赛前曾在斯卡布罗进行过一场比赛。在谢菲尔德赢得胜利后,他们开始在国内进行了巡回赛,他们先后造访了巴恩斯利和切斯特菲尔德等地。这支球队逐渐成为了一支表演性质的球队。队员们身着奇装异服,变本加厉地在身上和脸上涂上各种颜料,嬉笑打闹,装扮小丑。而与此同时,他们未输掉任何一场比赛。 几个月后,谢菲尔德足协开始对这支球队产生了不满。在杰克亨特为参加一场祖鲁球队在苏格兰进行的比赛,而拒绝参加足协举办的南北足球对抗赛后,这种不满终于爆发了。1881年1月,谢菲尔德足协的W.皮尔斯迪克斯致信给当地报纸,对这件事发表评论说:“祖鲁球队在国内进行巡回赛时的方式,在足协看来极大地侮辱了比赛的正规性,而那些参加这种比赛的人也是自降身价,那些球员将因参与这种比赛受到罚款的处分。” 祖鲁球员遭到警告说,如果他们继续参加这样的巡回表演赛,将被禁止参加代表赛和足总杯比赛,这支队伍被迫解散了。然而,祖鲁勇士们永远挂起了他们的长矛和盾牌。第二年,作为克特奇瓦约流放期内的一项活动安排,他访问了伦敦。当时,他身着欧式服装,这时,他是个有着无上权威、至高威严并且极受欢迎的名人。但和他过去的国王生活不同,在他的后半生中,他完全可能成为一名足球经理人。 1888年冬 伦敦 在这一年,克鲁亚历山德拉队打入了足总杯半决赛。之前在一路晋级的过程中,他们在肯欣顿和斯威夫茨队进行了一场奇怪的比赛。 克鲁队在前两轮比赛中先后击败了德鲁伊德队和诺斯威奇维多利亚队。由于只有9支球队能进入第四轮,所以他们在第三轮的比赛里轮空,因而直接进入了第四轮。在以2∶2和斯威夫茨打平后,克鲁队声称斯威夫茨主场一个球门的横梁比另一个球门的低,同时其高度比规则规定的矮了2英寸。斯威夫茨队因此被取消了比赛资格,克鲁队进入了下一轮的比赛。 在这场比赛造成的争议过后,英格兰足总通过了一条规定,这条规定指出,所有对场地、画线和球门的异议必须在比赛开始前而不是结束后提出。 这场比赛过后,克鲁在第五轮和第六轮又分别击败了德比郡队和米德尔斯堡队打进了半决赛。他们半决赛的对手是当时战无不胜的普雷斯顿队。比赛在利物浦进行。当天,场地上到处都是水坑,这场比赛简直成了一场水球大战。最后,克鲁队以0∶4失利。 1889年8月 谢菲尔德 1889年在布拉莫尔港体育场进行的足总杯的一场半决赛促成了一个决定的诞生。谢菲尔德当地足球圈中的几位要人,决定在谢菲尔德板球俱乐部名下增设一个足球部门。布拉莫雷恩有雄厚的实力,足可以支撑板球和足球两项运动。 最开始时这家俱乐部连一名球员都没有。他们在当地报纸上刊登的招聘广告也收效甚微,一共只招到了三名球员。同时,这种情况也在这支俱乐部建立的初期,便预示了它是不会轻易地为人们所接受的。当时,谢菲尔德星期三队已经成立了,而谢菲尔德当地的其他俱乐部也都是在以怀疑的目光审视着另一支新建立起来的谢菲尔德联队。于是,谢菲尔德联队采取了一个很聪明的措施——他们开始在谢菲尔德以外,主要是苏格兰地区招募球员。这一措施很快便收到了效果。在夏天即将结束时,谢菲尔德联队招来了一批类型不同的球员,他们中最优秀的当属总是带着一副大眼镜的霍莱特,他原来是盖恩斯伯勒队的守门员。 谢菲尔德联队的第一场比赛是场行踪神秘的比赛。这场比赛进行得如此神秘,究竟是因为俱乐部管理层怕其他俱乐部来找麻烦,还是担心球员们之间没有形成默契而在比赛中出现失误,我们已经不得而知了。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某天,俱乐部突然召集了所有球员,然后这支队伍便悄悄地迅速出发了,走之前甚至没有告诉任何人他们要去哪里。然而,尽管保密工作做得如此周到,他们仍是忽略了极具歇洛克福尔摩斯素质的一名谢菲尔德当地记者和星期三队的队长特德布雷肖,这两个人成功地跟在了这支新球队的后面。后来,他们透露说,谢菲尔德联队当天造访了哈勒姆板球俱乐部,在那儿和他们的球员展开了较量,比赛以谢联队1∶3失利告终。 1891年12月 伯恩利 那是1891年一年中最冷的一周,雪下得很大。在那种天气里,没有人想踢球,布莱克本流浪者队的球员也是一样。但由于大多数都是职业球员,所以他们还是极不情愿地走出了温暖的更衣室,和主场的伯恩利队进行比赛。 在前25分钟的比赛里,布莱克本流浪者队很快便被对手攻入了3个球,但这丝毫没有激起队员们的斗志。这注定是一场充满了怒气的比赛。双方的两名球员发生了口角并差一点动起手来,这也许能增加一点温度吧。然而,即使是争吵也由于寒冷的天气很快地平息下来。当裁判吹响中场哨时,大家都非常高兴。 10分钟的中场休息时间很快便过去了。伯恩利球员出现在场上,然而却看不到他们的对手布莱克本流浪者球员们的身影。比赛当值裁判是谢菲尔德声名狼藉的J.C.克莱格,他同时还是爱装腔作势的足总高官。很明显,他也不想在严寒中受冻。于是,他警告布莱克本队他将在2分钟后吹响比赛。事实上他等了4分钟,但即使是这样,回到场上的布莱克本队球员的人数也不全。 很快地,球员们的脾气又上来了。上半场闹事儿的两名球员因大打出手被罚出场外。但接下来发生了更加离谱的事。除了守门员赫比阿瑟之外,所有布莱克本队球员全部离开了场地。裁判认为自己之前做出的场上超过6个人便进行比赛的决定非常正确,所以,虽然现在布莱克本队只剩下一人在场上,比赛还是应该继续进行下去。这场比赛于是演变为,伯恩利整个球队和对方门将赫比一个人之间的较量。 赫比阿瑟当时已处于为布莱克本队效力的非凡职业生涯的尾声阶段。1880年,他以右前卫的身份加入了布莱克本队。后来,当守门员的位置出现空缺并且没有明确的替补人选时,还是预备队员的赫比主动提出要去守门。19世纪80年代中期,他为布莱克本队连续三次赢得(1884-1886年)足总杯冠军立下了汗马功劳,并就此成为了英格兰国际级球员。但和大多数流浪者队的职业球员不同,赫比一直都是个业余球员。 1891年冬天这场比赛,赫比最大的考验来了。伯恩利队重新开球继续进行比赛,所有人全部向赫比把守的大门围攻过来。赫比大喊:“越位了,越位了!” 裁判员裁定伯恩利球员确实越位了。接下来的比赛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由于怕越位伯恩利球员没有一个人能上来抢球,赫比阿瑟开始慢条斯理地拿着球拖延时间。最后裁判终于受不了了,便宣布终止比赛。 布莱克本流浪者队在赛后表示了歉意,他们解释说球员们几乎被严寒冻僵了,以至于无法继续比赛。两周后,在和桑德兰队进行比赛时,赫比被授予了一笔额外的奖金。 1892年3月 伦敦 当阿斯顿维拉队打入1892年足总杯决赛时,队中最优秀的球员是27岁的吉米沃纳。这是一个技术过硬、深得人们信赖的门将,同时,他还是球队中资历最老的球员之一。很多人都认为,五年前正是凭借他出色的防守才使维拉队赢得了当年的足总杯冠军。1892年这次,维拉队被博彩公司以7赔4的赔率认为是最有可能再次获得足总杯冠军的球队……然而令那些下注的人们想不到的是,吉米沃纳在这场比赛中上演了其职业生涯中最离谱的一幕。 维拉队在足总杯决赛中的优势由它和对手在联赛中的战绩对比来看再明显不过了。当时,维拉队正在向联赛的冠军发起冲刺,而他们的对手西布罗姆维奇队却在降级圈中挣扎着。 进行半决赛的一周前,维拉队在与阿克灵顿的比赛中充分展现了他们的实力。在那场比赛里他们以12∶2大胜对手。接着,维拉队全队去了Holt Fleet进行了特训,特训内容包括跑步训练、在德罗伊特维奇洗海水浴,还有每天下午例行的一些足球练习。甚至当星期二下雪时,他们也没有休息,教练员灵机一动,带着队员在一个大约70码长的船栅下继续备战比赛。 然而就在这一周的备战期里,有些人注意到吉米沃纳有点儿不对劲。发现他异常举动的不是他的队友,也不是球迷,甚至也不是媒体,而是那些一直在监督着这位门将的维拉俱乐部的管理人员。 据说,沃纳无法在规定的时间里和队友完成相同的训练量;另外,比起和队友呆在一起,他似乎更愿意和某个俱乐部十分厌恶的人相处,而沃纳和这个人在Holt Fleet的会面,事实上已经严重违背了俱乐部的意愿。 在足总杯决赛当天,大约3万名球迷拥进了肯宁顿椭圆形球场,有些人甚至不顾危险,爬到了大型燃气储罐上面看球。大部分人都认为理论上讲,阿斯顿维拉队会大胜对手。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并非如此。 西布罗姆维奇队的贾斯珀格迪斯在本队的第一次进攻中便射入了一个旋转球。“其实沃纳已经扑住了那个球,但是球似乎滑出了他的手掌,对方抓住了这个机会将球补射入网。阿尔比恩队这第一个进球距开场仅有3分钟。” 沃纳这次救球失误在赛后被媒体称为“可怕的失误”。然而稍后当人们看到维拉队疯狂地向对方的球门发起攻击时,大家都以为刚才那个失误对维拉队赢得最后胜利并无大碍。很快地,吉米考恩便将一个任意球直接射入球网中,然而,按照当时的比赛规则,由于该任意球在入网前未被任何人碰触到,所以进球无效。 在接下来的二十几分钟时间里,维拉队借助风势始终控制着场上局面。这时候,吉米沃纳再一次成为了场上的“焦点”。他扑球脱手后,对方的尼科尔斯迅速跟上,将球再一次打入了球门。 中场哨声吹响了,西布罗姆维奇队挡住了帮助对手的风势,也顶住了巨大的实力差异,以2∶0领先结束了上半场。 全场比赛第55分钟时,西布罗姆维奇队的“光头”雷诺兹40码外一脚劲射,再次攻入一球,当时已经出击的沃纳只能眼睁睁地目送着足球入网。西布罗姆维奇队以3∶0领先。 虽然阿斯顿维拉队在比赛余下的时间里控制了场上的局面,但他们直到最后也未得一分。赛后,记者们用“低劣的表演”来形容吉米沃纳的表现。同时,维拉队的球迷们也就比赛失利的原因进行了分析,并得出了自己的结论。矛头指向了在Spring Hill的老学院酒吧,沃纳是这家酒馆的主人。当天晚上,球迷们砸碎了酒馆中所有的玻璃,借此来发泄对吉米沃纳糟糕表现的不满。 接下来的几天里,流言四起,街头巷尾到处在传说着,沃纳在一场规模很大的体育赛事的赌局中输掉了一大笔钱,为了弥补这笔损失,这位门将必须输掉这场足总杯决赛。 沃纳坚决否认了这一说法,他说他下了18∶2的赌注,赌维拉队能赢西布罗姆维奇队,甚至下了100英镑赌对手无法进球。所以,他怎么可能冒着自己的事业遭受重大挫折、妻子在街上被流氓辱骂、名下的酒馆被人砸掉的危险故意输掉比赛呢?沃纳说,如果有人说我故意输球,那么请拿出证据来,否则有必要的话,我会给那些肆意指责污辱我的人以回击。 这场比赛过后的第二个星期三,也就是维拉队和桑德兰队进行一场重要比赛的前几天,沃纳从训练场上消失了。这时,另一条流言又传开了,传言说沃纳带着一周的收入和酒馆的一名女服务生私奔了。 在使用了替补守门员的情况下,维拉队在桑德兰输了球,在赛季末最终排名第四。接着,他们又在伯明翰杯半决赛中以0∶2再度输给了西布罗姆维奇队。 这场失利的足总杯决赛成为了吉米沃纳为阿斯顿维拉队效力的最后一场比赛。在接下来的一个赛季中,他又为牛顿西斯队(即后来的曼彻斯特联队)效力了一段时间。毫无疑问,令他感到欣慰的是,并不是每家报纸都一直揪着他在那场决赛中的拙劣表演不放的。“当然了,他在处理对方的射门时确实出现了不应有的重大失误。”一个记者如是说:“然而,我还是倾向于另一种观点,那就是,维拉队后防线上的队员们无法阻挡罗姆维奇队前锋的进攻,因此,沃纳没有得到队友像以往那样强有力的支援,所以发挥失常。” 事情也许就是这么简单吧! 1894年9月